生性就是多疑,不确定的事情他无法下手,甚至酒醉时也依然会思考自己是否是醉了还是醒的,身处的地方是梦境还是现实呢?只要他疑惑下去,就很难出手。

    沈清秋其实很胆小很容易恐惧的,这是洛冰河在这一世才知道的事情。

    我少了一只眼睛。

    嗯。洛冰河简短的回答,随后沈清秋竟然把剑收起来。

    可是我手脚还在?

    没错。

    为甚么?

    本来就还在,师尊您记得身上的玉佩是哪来的吗?洛冰河小心地回答后又立刻问师尊问题,他怕沈清秋疑问越来越多会让身后两个人发现他们之间复杂的关系。

    这东西?……我是买给小畜生的。

    沈清秋开口喊小畜生时的声音变得很温和,他拿起腰间上的玉佩来看,好像想起了甚么却又感到更混乱。

    甚么啊……要是知道是你,我才不会买……

    沈清秋转身就想伸手去拿酒杯,立刻被洛冰河制止,然后他迅速的把那一坛酒给盖起来。

    师尊,您喝多了,您还记得为甚么要买给我吗?

    给你当聘礼。沈清秋带着失望的看着洛冰河把酒交给洛川。

    现在在您身上知道为甚么吗?

    洛冰河笑笑地问着,他身后的两个师弟看着他们的眼神都变得震惊又尴尬,更惊讶的是沈清秋的回答。

    ……是我自己要留的。

    这就对了啊,师尊自己要留的。

    ……就算我有那种心思,我这样的败类没资格得到这东西,我却还是想留着。沈清秋小声地喃喃自语着,只有洛冰河听的到他说的那些话。

    师尊您的意思是……?

    难道我说的不清楚吗?我就是不想让你知道这件事情,我才一直躲,我实在不能明白我有哪种优点让你喜欢?你可以有更好的人去选,偏偏要缠着我。就像恼羞成怒一般的说着,沈清秋很少会用这种对失望的语气说这么多话,而且每句话都是对自己的自卑。

    我真的宁愿你恨我、讨厌我……越明白自己心思就越觉得自己不应该拥有这些。

    师尊,我只想知道您是不是喜欢我?洛冰河很认真地提出问题。

    只见沈清秋沉默的点头,那眼睛没有犹豫。

    两情相悦有何恐惧呢?洛冰河微笑变得很深,他看着沈清秋的那双眼也变的深红。

    是没必要,我确实心悦你。

    喝醉的沈清秋居然很容易被说服,也很干脆就接受洛冰河说的话。

    虽一直要你去找女人,但我还是无法接受让你去跟别的女人撒野。

    ……所以?

    你再问下去是要逼我强暴你才懂吗?

    喝醉的人果然都语出惊人,洛冰河也没等他说下一句话,就直接扛着人拿着心魔斩出一道裂口离开苍穹山。

    洛冰河狠下心的留着两个师弟收拾烂摊子。   -

章节目录

[冰九]意在寻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龙腾小说城只为原作者雷德13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雷德13號并收藏[冰九]意在寻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