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李阿姨好。”

    “向晚啊,快进来坐。来找石南的吧。”

    “嗯。”

    “我去叫他,臭小子还在赖床。”

    “麻烦阿姨了。”林向晚乖巧的坐在沙发上,李阿姨满眼心疼,“你吃水果,这樱桃可甜了。”

    “嗯,谢谢阿姨。”

    过了一会儿,周石南睡眼惺忪的下了楼。看见坐在沙发上的林向晚,他撇了撇嘴。

    林向晚见他下来就站起身,“我们出去兜风吧。”

    周石南抓了抓像鸡窝一样的头发,找出车钥匙径直往门外走,“走吧——”

    周石南开车行驶在宽敞的马路上,林向晚坐在副驾驶。这条圣海路是通往海边的,新修的一条道路。路两旁栽着一排高大的杨树,夏日炎炎,林向晚把车窗按下,趴在车窗口往外看,风吹动他柔软的头发,露出他迷茫的眼睛。

    林向晚修长的手指滴滴答答的点在车门上,冲着窗外说了句,“对不起。”

    周石南看了眼他,“你说什么?”

    他用手随意拨弄了一下被风吹乱头发,“我说,对不起。”

    周石南放慢了车速,可能是周内,这条路又偏,这一路上连车都没有。

    “我昨天说的话,特别混蛋。”林向晚靠回椅背,望着前方。

    “你也知道啊。”周石南翻了个白眼,接着又叹了口气,“其实我也没怪你,毕竟,林叔叔去世对你打击很大。而且,你那脾气我知道。”上次办丧事,周石南回来和离开都很匆忙,也没能和他说上几句话,不过那个时候,林向晚几乎是一整天都说不了一句话的。

    林向晚低头苦笑,“谁能想到,他会先死,还是因为得病。”

    “人各有命。”

    ※qun〔8〕562/67743

    “说不定,哪天我也突然就不在了。”

    “别胡说,好好的干嘛咒自己。”

    “没有,就是觉得,生命实在是太脆弱了。”林向晚叹了口气,“我最近都变的多愁善感了。”

    “我还以为我妈对他没什么感情,我以为我自己对他也没什么感情,果然,血缘关系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啊,你和他就像是连在一起那样,你的身体里流淌有他的血液,那种他不在了空落落的感受你懂吗?”

    这些话林向晚说的断断续续,声音也轻飘飘的。

    “嗯,差不多。但你也别太胡思乱想了,还有我们陪在你身边呢。”

    林向晚又捏了捏鼻梁,“对身边的人,我最近总感觉有些失控,尤其是对她。”

    昨晚艾柯被林向晚赶出去,在门外呆了整整一个小时,等林向晚再打开门,看到只穿着内衣内裤的艾柯蜷缩在门边已经快要睡着,他弯腰轻轻把艾柯抱回了床上,心情糟糕透顶,林向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总要伤害最亲近自己的人。其实开门的时候,林向晚既希望她在门边,又希望她已经离开了。

    “我有时候,真的很怕会伤害到她。”林向晚眼神有不易察觉的痛苦,“有时候,我的脑海里会出现一些很可怕的想法,我怕有一天我真的那样做了,我不希望她恨我。”

    周石南也从来没见过林向晚这种状态的时候,只能尽力安慰他,“我理解你,你也别太压抑自己了,哥们儿一直都在。”

    “我知道,从小到大你一直都在。”

    “知道就好,以后发达了可别忘了兄弟。”

    “所以,你能这次回来,谢谢你。”

    “呃”周石南撇了林向晚一眼,“这么肉麻的话不适合你说,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哥们心里是暖的。”

    林向晚没理他,又趴在车窗边吹风去了。

    晚上下了晚自习。

    艾柯正收拾书包,宋朝南转身问她昨天怎么没来。

    “是生病了吗?”

    “嗯算是吧。”

    “虽然入夏了,可早晚还是太凉,最近感冒发烧的人也很多,你多穿点吧。”

    “啊?”艾柯看了眼宋朝南。

    宋朝南有点尴尬,“那个,你别误会,我就是作为同学的关心。”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艾柯最近一直在透支自己的能量,突然被人这样关心,她是很受感动的,“我知道了,谢谢你。”

    “嗯。”宋朝南挠了挠头转身走了,宋朝南没说谎,这么多事过去之后,他反而觉得轻松了许多,既然已经被拒绝了,她也找到幸福了,他只需要祝福就好了,反正一切都是希望她好。

    等艾柯走出校门,拐了一个街道,一眼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暖黄的路灯下,林向晚倚在路边的矮墙上,显然是正在等她。

    艾柯今早醒来,都不知道昨晚自己是怎么被抱上床的。林向晚就像一株浑身带刺的仙人掌,自己还要用柔软的身体去拥抱他,包容他爱护他,尽管被刺得遍体鳞伤。虽然知道这都是因为林向晚他失去了爸爸,可艾柯也会累也会无助,她自己也是需要人去呵护的啊。

    “你怎么来了?在家等我就好。”

    林向晚脱下身上的牛仔外套给艾柯披上,接过艾柯的书包。

    艾柯轻轻的嗅了一下,这件外套有他的味道和他的体温。

    走了一会儿,林向晚说,“我想早点见到你,所以我就来了。”

    艾柯一怔,听到林向晚说这样的话,她垂下眼,林向晚可真是个矛盾体,说情话的样子明明那么温柔,可让自己滚的时候又冷酷无情,她好疲惫,被这样反复无常,阴晴不定的林向晚折磨的好疲惫,有的时候她甚至想逃离,甚至会想如果自己的生活里没有林向晚会是什么样子,可是内心又有个声音告诉她,你不能走,你走了的话,林向晚会伤心痛苦,他熬不过去的。

    对于林向晚,艾柯有一种莫名的使命感,她是在拯救他。

    第五十九章 裂开了,我就送你去医院 (虐身 给后面开苞) < 艾柯(sm) ( 木瓜和丝瓜 ) | popo原創市集

    来源网址:

    shuise

    第五十九章 裂开了,我就送你去医院 (虐身 给后面开苞)

    高三每天的早自习时间是5.30,那个时候天还没完全亮起来,空气也是冷冽的,吸入一口就能让人清醒不少。

    上早自习的同学都坐在座位上,一个两个用手支撑着头摇摇欲睡,笔尖在卷子上画着歪歪扭扭的线条,苦逼的为高考奋斗。

    “这是这段时间发下来的卷子,我都替你保管着呢。”温思妍站在林向晚课桌前,小声说着。

    “谢谢。”林向晚把书包放下。

    “你总算回来了。”

    “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想要去你家看看你的,可又怕打扰你。”

    “谢谢,我没事。”

    “嗯,那就好。”温思妍抿了下唇。

    “还有事吗?”林向晚抬头。

    “啊,没有没有了。”对上他冷淡的眼神,温思妍有点尴尬,小幅度的叹了口气转身走了。

    林向晚看了眼课桌上的一摞卷子,又转头看向窗外,太阳还未完全升起,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想到林镇海,就是一瞬间的事儿,心里的悲伤忽然就蔓延开来,自从林镇海去世之后,他总是会在某个瞬间忽然将他想起,林向晚不愿意,但却控制不住。

    大课间,各班喊着口号,高三各班的队伍参差不不齐的往前绕着办公楼跑。艾柯握着小拳头,宽大的校服下是她瘦小的身体,跑步是艾柯最放松的时候,这个时候可以放空自己,脑子里什么都不想,在繁重的学业中的一丝喘息。

    艾柯的旁边是董清雪,随着身体的摆动,短发一起一伏,从侧面看过去,她抿着唇眼神坚定,短发让她更加利落精神。

    忽然一声尖锐的“狐狸精”划破长空,一个身材敦实的中年女人揪着一另个女人的头发把她拖到了办公楼前,所有跑操的队伍都停住了,大家都熙熙攘攘的往前挤,抻着脖子看,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

    被扔倒在地上的那个女人头发散乱,衣服被扯到烂掉,狼狈不堪,她脸上带着泪痕伸手胡乱的整理了下自己的头发想要站起来。

    看到她的脸,是杨冬晴,艾柯瞪大眼睛,之前教过自己的那个漂亮的美术老师。

    一群老师冲过人群立刻围上前去制止,还有人去扶杨冬晴,那个中年女人指着被人包围起来的杨冬晴破口大骂,“大家都来看看,你们的老师杨冬晴,是个勾引别人老公的狐狸精!破坏别人家庭的贱女人!亏你还为人师表!呸!不要脸!”

    周围的老师给杨冬晴披上外套,她不抬头,只是默默的流泪。

    周围的人群发出切切私语的声音,艾柯心里也很震惊,这是什么情况啊?

    大熊猫主任从人群中挤进来,脸色难看,走到那个中年女人面前,低头和她说了几句话。

    那中年女人眼睛一瞪,眉毛一横,伸手直接一巴掌打到大熊猫主任的脸上,直接把他脸上架着的眼镜打歪,又使劲推了他一下。

    人群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艾柯直接捂住了嘴巴,这中年女人和大熊猫主任是夫妻?

    中年女人咬牙厉声开口,“你还嫌丢人!我问你,你和那个狐狸精干那事儿的时候你怎么不嫌丢人!?”

    出轨,大熊猫主任和年轻老师杨冬晴?一群老师也都震惊了,还是王峰先反应过来,瞪着眼睛吼让学生都别凑热闹了赶紧回教室去,学生们都熙熙攘攘的往回走,艾柯回头看了好几眼,这才和董清雪肩并肩随着人群往回走,后面隐隐传来骂声。

    “怎么会这样?”艾柯不敢相信杨冬晴会是别人的小三,而且大熊猫主任会做出出轨的事。

    “你觉得很震惊?”

    “对啊,你不觉得吗?大熊猫主任都快五十岁了吧?而且他平时总抓早恋的学生,怎么都不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艾柯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但事后冷静下来一想,又觉得不应该在董清雪的面前提起这件事。

    董清雪轻飘飘的一句,“不足为奇,我初中的班主任一表人材,去年还不是把他班里的一个女生搞怀孕了。”

    “啊!?”艾柯的嘴这下更合不拢了。

    “快走吧,上课要迟到了。”

    后来,艾柯才知道,大熊猫的老婆知道这件事是因为有人给她发了封大熊猫主任出轨的邮件。

    饭桌上。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林向晚心血来潮,开始研究菜谱了,一样一样的做给艾柯吃,艾柯觉得,有一件事情能转移他的注意力,让他不会过于沉浸在悲伤中是好事情,可是这样吃下去自己一定会变胖的。

    晚自习回来,林向晚放下书包就去厨房煎了四个鸡翅,作为宵夜。

    “怎么了?”林向晚给陷入沉思的艾柯夹了个鸡翅。

    艾柯把课间操的事情给他从头到尾生动的说了一遍,林向晚只是“哦”了一声,“班里的女生全部都在谈论这件事。”叽叽喳喳的烦死人了,他早就该想到天下的女生一样八卦。

    “震惊吧?怎么会这样,那个杨老师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和大熊猫在一起?”

    林向晚没接话,只是皱眉敲了敲她的碗,“再不吃就凉了。”

    看到他的表情,艾柯立刻低头啃鸡翅,嚼了两下抬头一脸惊喜的冲他说,“超级好吃!”这是真的,自从艾柯父母去世之后,有人可以为艾柯做顿饭,她就觉得很幸福很感动了,更何况林向晚在做饭这件事上真的很有天赋,做的每一道菜都很美味。

    “不过,你真的不觉得震惊吗?”艾柯一边啃鸡翅一边好奇。

    林向晚喝了口水,“还好吧,人是复杂的,你原本就只看到了他们的一部分而已。”

    艾柯皱眉思考林向晚的这句话,“好像很有道理。”

    “那再吃一个。”林向晚又往她碗里夹进一个鸡翅,眼神宠溺的看着对面的小红豆。说实话,别人的八卦,他真的一点都不关心,现在只有和小红豆相关的事情他才能提得起兴趣。

    “我都要长胖了。”艾柯嘟囔。

    “胖了我也喜欢。”

    听到林向晚的这句话,艾柯脸红了,默默的啃手里的鸡翅。

    林向晚握着杯子看着对面的小红豆,目不转睛,眼神温柔又饱含爱意。这样子的小红豆好可爱,他恨不得把小红豆藏起来,不让她的这幅样子给任何人看。

    “这个你还要吃吗?”艾柯舔了舔嘴唇,指着盘子里最后的一个鸡翅开口,这鸡翅实在是让人上瘾,外焦里嫩,林向晚煎的时候好像往表皮刷了层蜂蜜。

    林向晚忽然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心里的声音又开始响起。他看了眼小红豆,笑了下像是在掩饰自己内心肮脏的想法,“都给你,小馋猫。”

    “唔”艾柯仰着头,嘴巴被林向晚牢牢吻住。

    她侧躺在床上,和林向晚面对面。

    林向晚手也不闲着,把她的睡衣剥了个精光,他的大手滑到她翘挺的小屁股上,不轻不重的揉捏着。

    艾柯的呼吸变的浓重,她快要被林向晚吻的喘不过气来。终于,在她以为自己要窒息的时候,林向晚放过了她。

    他把粗硬的阴茎插到艾柯的两腿之间,挺动腰肢,摩擦着她的大腿根。

    “嗯”艾柯把头抵在他火热的胸膛上,夹紧了腿任凭他的亵玩。

    直到艾柯大腿内侧的嫩肉都被磨的通红,林向晚才把怒胀的阴茎抽出来,把她的一条腿搭在自己的腰上,一只手分开她早就湿漉漉的阴唇。

    “早就湿了?”林向晚感受到她腿间的黏腻,语气带笑。

    艾柯的脸红的不行,没等她开口,林向晚就提枪插了进去,噗嗤一声,全根莫入,她的小穴绞得死紧。艾柯闷哼了一声,又爽又痛,“好好深”

    林向晚得意的勾起嘴角,低头吻了一下她的头发,抱着已经被他操熟的小红豆,快速挺动窄腰,啪啪啪啪的带着羞人的声响狠戾的操着她娇嫩的肉穴,仿佛要把它戳烂一般。

    “嗯啊”艾柯被他撞的下体发疼,搭在他腰上的腿也没了力气。

    “腰腰好酸”艾柯被牢牢按在他的阴茎上,动弹不得,保持一个姿势,她就浑身酸痛。

    林向晚放慢了速度,但每一下还是操弄的很深,他的指尖往艾柯隐蔽的屁眼戳去。

    艾柯一下子身体紧绷,连小穴都瞬间夹紧,“不,不要”她哀求的看着林向晚,最近林向晚好像对这个地方特别感兴趣,虽然之前往里面插过按摩棒,可尺寸很小,她还可以勉强接受,可那儿毕竟不是做爱的地方,林向晚的那个东西要是插进去,她估计小命就没了。

    “乖,不许说不要。”林向晚指尖已经探进去半截,怀里的人紧紧皱眉,一副害怕的模样。他已经提前做好了功课,床头放着的是一瓶他早就买好的润滑液。把她的后面占有,是林向晚一直想做的事情。

    两根手指全部探进,怀里的人抖了一下,但还是紧紧的搂住自己,林向晚对她的反应很满意,他吻了下小红豆的头发,奖励她无条件的信任自己。

    那儿真的很紧,第三根手指怎么都探不进去,一尝试,怀里的人就抖个不行。林向晚额头上都流下一滴汗这才把床头的润滑液拿过来,往小红豆的屁眼挤上一大坨,空气里瞬间弥漫草莓的香味。

    “嗯好凉”艾柯的小穴缩得更紧,林向晚的大手在她的屁眼处揉搓,不一会她的那里就变的湿热起来,林向晚再次往那里伸进手指,两根根轻松的进入还顺带了些润滑液,第三根也勉强撑开褶皱插进了她紧致的屁股里,艾柯咬紧下唇,那里又痛又胀

    ,她眼眶发红强忍着没叫出声。

    林向晚想要尝试探进第四根的时候,艾柯忍不住眼泪汪汪的求饶,“求你好疼好难受主人插我的前面吧求你了”

    林向晚抹了下她的眼泪,“又不乖了,你想我不给你扩张直接插进去?”看到她的泪水,林向晚心里是舒爽的。

    艾柯瑟缩了一下,看他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艾柯怕痛又尝试着哀求他,“主人求你了怎么玩都行求你,别插我后面”

    林向晚被她吵的皱眉,把三根手指抽了出去,艾柯松了一口气,以为他真的会放过自己。

    没想到林向晚抓住她的屁股,就把阳具往那里戳,狠心的一顶,龟头插入柱身还留在外面。

    好紧,好热,这是林向晚的第一想法。艾柯惨叫一声,立刻挣扎起来。

    林向晚冷脸又往里插,艾柯身子一软痛的蜷缩,“别乱动,不然我就一口气全部插进去。”他威胁道。

    艾柯流着泪心里难受,这简直就像噩梦一样,之前浓情蜜意的林向晚早就消失不见,现在的他只想看到自己痛苦,艾柯感觉到后面像要裂开,好像已经流血了。

    “主,主人不要再动了后面,后面好像裂开了”艾柯惊恐的抖着嘴唇开口。

    林向晚伸手去摸,手上的确有血迹,他身体里的暴虐因子又开始沸腾,林向晚把她的屁股掰的更开,“裂开了,我就送你去医院。”说完,又往里使劲一顶。

    艾柯“啊啊啊!”的惨叫,身子抖的停不下来,屁股也越夹越紧,林向晚进入的十分困难。

    “放松。”林向晚觉得今晚自己已经很耐着性子了,毕竟那里是她的第一次。要是在平时,她怎么求饶林向晚都不会管的,反而会更加挑起他性虐的兴致。

    艾柯大口地呼吸,眼泪流个不停,又怕又痛,“不要了好疼不要了”林向晚本来在床事上就强硬,林镇海去世之后,他就更加变本加厉,少有的几次做爱,但几乎每一次对艾柯来说都是折磨。

    林向晚索性捂住她的嘴,咬着牙太阳穴青筋突起,下体拼命的往里顶,她瞪大眼睛惊恐无比,想叫又叫不出来,只能不停的流泪,大腿痉挛,紧致的屁眼被强硬的开拓,最终,林向晚全部插了进去。在床上,林向晚越发的喜欢这么折磨她,反正她也离不开自己,她是属于自己的,自己想怎么对待她都行。

    林向晚也没觉得有多爽,只是插了几下就抽了出去,那里夹的他也生疼。自己这下把她的后面也完全占有了,她全部都属于自己了,林向晚心理满足。

    艾柯捂住屁股蜷缩成一团,哭个不停,后面的确流血了,因为林向晚粗暴的动作,那里裂的惨不忍睹。

    林向晚盯着她崩溃哭泣的脸,把她翻过来,趴在床上,强硬的分开她的大腿,检查她后面的伤口。

    “不要!不要!”艾柯凄惨的大叫,以为林向晚又要对自己做什么。

    林向晚按住她的腰,“乖,我看看那里的伤口。”

    林向晚突然温柔的语气让艾柯慢慢放弃挣扎,最终抽抽嗒嗒乖乖的趴在床上任凭林向晚的指尖划过她饱受折磨的穴口。她知道那个暴虐的林向晚不在了,现在是懂得疼爱自己的林向晚。  -

章节目录

艾柯(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龙腾小说城只为原作者木瓜和丝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瓜和丝瓜并收藏艾柯(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