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地忙活着,一个教太太如何吸气出气,如何用力,一个负责接生。

    “太太,用力啊!头快出来了……先是头,肯定顺顺利利的,您只管用力!”

    产婆在冯霁雯耳边说着。

    冯霁雯双手紧紧攥着被子,死死地咬着后牙,将全部的力气都用在了身下。

    她这时只顾着使力,再如何疼,却也顾不上再多喊一句了。

    她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赶紧把这玩意儿给生下来!

    而听不到她声音的和珅却开始害怕起来。

    “到底如何了!”他拦住一个去换水的丫鬟问。

    丫鬟一脸紧张地摇着头。

    和珅再也顾不得别人的阻拦和劝说,一把撩开帘子,绕过那架苍鹿松柏四折大屏风,大步走进了产房。

    “大爷,这使不得啊!产房污秽,您这样做不吉利!”秦嫫慌张的道。

    “什么吉利不吉利,我自己说了算!”他径直来到床边,蹲下身来,一把抓住冯霁雯的手。

    她身上的血腥味浓极了,乌黑的头发被汗水浸湿,紧紧贴在腮边,嘴唇咬得出了血。

    “别咬自己,咬我!”

    他伸出另一条手臂放到她唇边。

    “放心,我就在这儿陪着你,一步都不离开。”

    冯霁雯用眼神回答了他,似乎很安心,但腹部剧烈的疼痛一再让她的面孔皱成一团。

    “出来了出来了!夫人,再用用力!”产婆语气中带着欣喜,让冯霁雯顿时觉得胜利在望,用尽最后的力气奋力挤压着腹部。

    忽然,她觉得一股热流泄出,那种揪心的疼痛神奇般地忽然不疼了。

    也或许是疼木了。

    “恭喜大人,恭喜夫人,是个男孩!”

    她听到产婆在耳边报喜。

    和珅似乎没听见一般,他亲眼看见一团红色血膜包裹下的‘小东西’被产婆托起,倒着提溜着了片刻,一团浑浊的阳水吐了出来,蓦地就响起了一声嘹亮的哭声来!

    本来就红通通的一张小脸,一哭,更加红了,五官紧巴巴地皱在一起,嘴巴撇得跟个小老头一样……

    和珅有着很长时间的怔然。

    这,就是他跟霁雯的孩子吗……

    又小,又红,甚至还不能称之为‘人’。

    他想抱一抱,又怕‘弄坏’了他。

    “他长得像谁啊……”冯霁雯语气虚弱地问。

    产婆将包好的孩子抱到她面前让她看。

    和珅觉得谁也不像,但没法儿说,他只紧紧握着冯霁雯的手。

    “小少爷长得清秀,脸皮儿也不像大多数孩子那样皱得跟个猴儿似得……您瞧,多好看呀。”秦嫫在一边高兴地说道。

    “皱是不皱,就是红得厉害……”冯霁雯缓声说,艰难地弯了弯唇角。

    和珅觉得秦嫫是在恭维,毕竟,这孩子眼睛眯成一条缝,还左边缝大,右边缝小……哪里看得出清秀?

    秦嫫又说道:“小孩子皮薄,都是红红的,待以后慢慢长大长开了,会越来越好看的。”

    和珅只有点着头,有些敷衍地道了句“但愿吧”,便让秦嫫将孩子抱去给冯英廉等人看。

    他则仍然陪着冯霁雯。

    “我觉着听不太清,眼前也黑乎乎地……”冯霁雯语气微弱地跟他说着。

    “这是太累了,快闭上眼睛好好歇着。其余的不用你来担心,且放心吧。”和珅既心疼又庆幸,将她的手凑到唇边轻轻落下一吻,又拿脸颊蹭了蹭她的手心,温柔地道:“辛苦夫人了……”

    冯霁雯听话地阖目休息。

    她在心里道了句“不辛苦”。

    孩子是两个人的,也是她选择要生的,她觉得值,自然就不觉得辛苦。

    和琳从官学回来的时候,听下人喜气洋洋地说嫂子生了,立即小跑着来了寿椿楼。

    “叫什么名儿!”他紧紧盯着小床里熟睡的小娃娃,兴奋却压低着声音问兄长。

    “山楂。”

    “啊?”和琳诧异。

    “你嫂子说他长得像山楂。你瞧,他圆圆的,红通通的,鼻子上还有几粒小白点儿……像是不像?”和珅兴致勃勃地问。

    “是有些像,但……”和琳表情为难。

    虽说是小名,可这也太奇怪了吧?

    都不用考虑孩子的感受吗?

    此时却听兄长笑了一声,道:“开玩笑的!叫浩初——让太岳父给取的。”

    “……”

    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开玩笑的啊!

    一点都不好笑……

    大哥怎么好像忽然变得跟个孩子一样?

    这件事情和琳始终记得。

    他一直念着,待侄子长大了,他一定要告诉他,他爹娘曾给他取过一个叫‘山楂’的乳名!

    ……

    本文完

章节目录

金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龙腾小说城只为原作者非10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非10并收藏金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