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家大少爷离秦淮最近,近到甚至偶尔能听见他们的几句对话。他并未刻意,温软如玉的娇音兀自的往他耳膜里钻。

    世人都说秦五爷这索命阎王,谁惹上谁倒霉。哪个女人要是进了他的身,更是万劫不复。

    凌大少爷有些好奇,余光都在秦淮身边的女人身上。

    生机灵动,花容月貌,眉目如画,窈窕迷人,莺莺燕语声很是魅人。

    这哪是要万劫不复,香消玉损之人?

    毫不虚言,在场的所有女子怕是都比不得她的半分风姿。

    凌大少爷未料只是一眼就将自己的好奇心给钩住了,一下子沉浸其中。周身是晚风吟唱,月光皎皎,影影绰绰间美人如钩,月如画。

    恰在他内心风月无边之时,一道冷冽锐利之气划破了他的心境,所有风花雪月碎成一道道残渣散落成尘。

    他回过神来一看,与一双漆黑如墨,寒冷如冰的眼睛对视。

    一瞬间,他头皮发麻,寒毛直竖,恍惚间全身血液都凝固了一般。

    那分明是在看死人的眼神。

    凌大少爷僵硬着脖子,收回了余光,乖觉得低下头。他忽然理解了为什么那么多人说秦淮是活阎王了。

    阎王爷的东西还有谁敢觊觎呢。

    “自摸,清一色,谢谢各位。”沈筠推倒麻将,赢钱之后的表情里藏着沾沾自喜。

    “沈小姐真是好手气呢。”

    “是啊,秦五爷有福了。”

    “那可不,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我见了都喜欢。”

    沈筠将筹码揽过来,笑着理牌。

    随便找了一桌不知是什么太太三人组拼桌,一开始她不露声色表现的像个新手,没多久赚了个盆满锅满。偶尔放放水,做了顺手推舟的人情,氛围融洽无比。

    四周的桌子坐满了人,有打麻将的,也有玩牌的,还有堵大小的。人声鼎沸,人来人往,充斥着金钱与放纵。

    夹着麻将声,她抬头,秦淮正和其他三大家族的人说着什么,没有争执的画面出现。波澜不惊,平淡无奇。

    似有所感,他正好眼睛往这看,沈筠忍不住赧然一笑,秦淮面部线条瞬间柔和了些。

    不多时,沈筠又胡了一把,赢得太多没了兴致,便想换个游戏。

    赌桌前人群衣鬓叠影,嬉笑低语,骰子叮咚作响,筹码哗啦啦清脆的堆在两边。

    沈筠挤了个好位置进去,赌桌上大小两边的筹码泾渭分明,投小的比投大的看上去多了一倍,她随手投了一注“大”。

    “买定离手了诶。”

    “大!”

    “小小小!”

    开了,是“大”。

    沈筠弯了弯唇角默默收起她的筹码,沉甸甸的都是自信的保障。

    她又玩了几把,又不动声色小赚一笔。正在兴头上,见陈莉绒出现在她斜对面,四目相对,一瞬即分。

    晦气。

    陈莉绒的名声说不上好,至少比沈筠差很多,如今出现在“敌营”里,让人看她不自觉多了点颜色。

    这人也不知是迟钝到恍然不觉,还是脸皮奇厚无比。

    沈筠估摸着是后者。

    不过,陈莉绒的到来给沈筠添了几分乐趣。

    出于各种理由,陈莉绒总和她对着干,结果几乎都不曾赢过,没多久筹码就输了个精光,恶狠狠的瞪了沈筠一眼后走人了。

    明争暗斗落在不少人眼里,对这秦家女人们的关系又多了一层层不同的猜测注解。

    沈筠刚想着陈莉绒不来了,她就带着周七曜出现了。

    感情是找靠山了。

    沈筠嗤笑一声,正好让他们输的血本无归。

    周七曜一脸痞笑,一副要为美人一掷千金的浪荡子形象。“沈小姐,咱们来赌一把可好?”

    沈筠捏着一枚筹码把玩,“就怕落了周七少的脸子,伤了两家和气。我人微言轻,自是无惧,只是连累五爷为我收拾摊子,我却是不忍。”

    周七曜脸色微僵,转眼雨过天晴。正好让这沈筠输的倒贴为他所用。“我代表的是我个人,无需多虑。”

    “那便好。一局定胜负,开始吧。”

    这火药味十足的赌斗,其他人作壁上观,便是不参与了。

    骰盅在空中旋转晃动,大珠小珠落玉盘之脆响,落回桌上万籁寂静。

    周七曜抬手示意,“沈小姐,先请吧。”

    沈筠笑,“你确定?”

    “对美人说的话,我从不虚言。”

    周七曜风度翩翩,做足了仪态,就是输了别人也不会说他什么。

    可沈筠就不是个圣母玛利亚,不让他肉痛,又怎么能算赢。

    “好,压大。”慢慢将筹码一叠一叠堆放上去。

    “压多少?我跟。”周七曜皮笑肉不笑。

    沈筠冷笑着,将桌面上五十多个筹码都放上去。

    见周七曜也要下注,她立刻说:“别急还有。”

    早先赢了麻将钱都装在一个小布兜里,沈筠拉开了绳子,往下一翻。筹码哗啦啦的落下,叠的像小山高。

    “周七少,这里约莫150个筹码,您随意。”

    周七曜顿时连假笑都笑不出来了。

    这场赌注,赔率是一赔十,一个筹码一块大洋。

    沈筠的豪爽做法,赢了不少人的叫好声。周七曜也只能硬着头皮跟注。

    大约是这里太过热闹,把其他人都吸引过来,见证今日最大的一场赌注。

    “周七少,后悔还来得及。”沈筠笑道。

    周七曜勉强笑了笑,“本少爷说到做到。”

    “那边开吧。”

    “开!”

    所有人屏住呼吸,看着小厮开盅。

    “竟然是豹子!”

    “天呐,是三个六。”

    一片鼓掌声,沈筠无疑赢得十分漂亮。

    “周七少,一千五百大洋,概不赊账,多谢了。”沈筠说完抛下脸色难看的周七曜和陈莉绒转身有人。

    送上门的冤大头,不宰白不宰。

    沈筠从赌桌上下来,便见秦淮不知何时在不远处的窗户边坐着。

    “五爷。”燕鸟归巢般的速度,轻快的走到秦淮身边。

    “玩得开心吗。”秦淮搂过她的腰肢。

    沈筠眉眼含笑,“我给您赚钱了。”

    “哦?”

    “真的,还要谢谢周七少送的一千五百大洋。”

    秦淮摸了摸她的秀发,“不错。”

    “五爷不给点奖励吗?”沈筠不怀好意道。

    “你想要什么?”秦淮语气有些纵容,让某人得寸进尺。

    沈筠扬起下巴,盯着秦淮的眼睛,“亲亲我呗~”

         

    七、一城烟雨一世情(23)调戏< 【快穿】色气满满 ( 檀生 ) | popo原創市集

    来源网址:

    七、一城烟雨一世情(23)调戏

         

    “……”秦淮难得语塞,“胡闹。”

    “您自己说要给我奖励的,怎么能言而无信。大丈夫一言,驷马难追啊五爷。”沈筠手指搓着秦淮的胸膛,就像一个被抛弃的怨妇,楚楚可怜,神情幽怨。

    石磊身体微僵,默默往旁边挪了挪,一脸正色。

    “回房再说。”秦淮拿沈筠没办法,他也才发现他吃软不吃硬。这是小情人还是养女儿呢。

    “我不,您刚才让我难过了。您现在就得安慰我受伤的脆弱心灵才行。”沈筠哼哼着,还做了个西子捧心状。

    石磊不着痕迹的又将身影挪远了些。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他打从记事起,这些条教就印在脑海里。

    “回去让四儿带你去珍宝阁买你喜欢的,现在先回房吧。”秦淮说。

    这是打算怀柔了,但是沈筠并不见好就收。

    沈筠挣脱了秦淮的手臂,起身道:“您忘了我刚才挣钱了吗?我可以自己去买。哼,您要是不满意我了就说,我也不缠着您了。”

    “于礼不合。”毕竟他一个大家主,在一堆小辈面前寻欢作乐,委实不妥。

    “算了,您不好意思…”秦淮刚松了口气,就听沈筠又说道:“那就让我来吧。”

    沈筠站着弯下腰,双手捧着秦淮的脸颊,如若珍宝小心翼翼。笑靥如花低头就是“吧唧”一口,双唇蜻蜓点水相碰,一瞬即离。

    “好了,我们回房吧。”

    秦淮无奈无语,只是唇角不自觉弯起。

    石磊这才从阴影里走过来,“沈小姐,我来吧。”

    沈筠摇摇头,“不用了。五爷喜欢让我来。”别有深意的一句话,在场三人都听得懂。

    他们离开了,刚才那暧昧缠绵的一幕如同一颗炸弹,一石激起千层浪,炸的所有人肉焦里嫩。

    没看错吧?没看错吧。

    很多人都不停回想。

    秦五爷大庭广众下和他的小情人调情了!

    秦五爷竟然还会做这种……嗯……放浪形骸的事情。

    出乎意料,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相对于别人的震惊,陈莉绒心有不甘的捏紧了手心,指甲深深陷在肉里面,差一点就刺破了手掌。

    “陈夫人,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周七曜刚输了不少钱,表情很不好看。陈莉绒这个始作俑者,现在看来就十分面目可憎了。

    陈莉绒忙扯出一抹微笑,“麻烦周七少了。”

    她和周七曜就是合作关系,她凭着他的关系登上这艘船。代价就是她当上秦家女主人时,要为他周七曜谋取利润。

    然而,现在她前进的道路被人挡住了。

    要怎么除掉这颗绊脚石呢。

    周七曜是个浮躁的性子,不喜欢娇揉造作的女人,就喜欢狂野性感的。之前没觉得陈莉绒多糟糕,可见了沈筠之后,越看陈莉绒就越觉得腻味。

    陈莉绒想要取代沈筠?周七曜轻蔑的笑了笑,有点痴人说梦了。看来他应该换一个合作对象了。

    无疑,沈筠今日的一出好戏让不少人心思变得活络,也让不少人收了心。

    ***

    沈筠赢了钱,又“轻薄”了秦淮,真是风光无限,如沐春风。推着秦淮往房间走,更是走路带风。

    “五爷,您觉得我刚才是不是很漂亮?”沈筠嬉笑道。

    “……”

    “五爷,我倒是觉得您呐,刚才生趣十足。您听,我这小心脏噗通噗通,差点就要跳出来了。还好,您这美色只有我能瞧见。”沈筠说的是眉飞色舞。

    “……”

    “五爷,您为什么不说话了,害羞了??”沈筠俯身往前一探,想看看秦淮的表情。

    额头迎面被拍了一下。轻轻柔柔,却是不痛不痒。

    “聒噪。”秦淮面无表情,心平气和。

    沈筠摸着额头,心情依旧不错。

    恼羞成怒嘛,对不对?

    这一路沈筠觉得距离忽然就缩短了,不一会儿就到了房前。

    “钥匙。”秦淮说道。出门前,沈筠主动说要保管钥匙,秦淮就由着她了。

    “五爷,稍等。”

    沈筠说着,转身往秦淮怀里一坐。紧接着就开始解盘扣。

    秦淮眼球一缩,瞳孔微颤,抓住她的手,压低了嗓音道,“你这是做什么?”

    “拿钥匙啊。”沈筠理所当然道,“快松手啊,五爷,钥匙还没拿出来呢。”

    “你把钥匙放哪了…”有一个隐约的想法冒出,秦淮一时半会没敢相信。

    沈筠媚眼如丝的瞅了他一眼,拿着他的手放到她的右胸房上,“感受到了吗?五爷。”

    秦淮想到沈筠设计的那些碗状的小玩意儿,额头青筋直跳,呼吸顿时重了几分。

    “拿出来。”秦淮说。

    这回没有了阻力,沈筠一下子解了四五颗扣子后,酥胸半裸。而后手指往胸罩里掏了掏,拈初一根黄铜钥匙,在秦淮面前晃了晃。

    “钥匙在这呢,五爷。”

    秦淮接过钥匙,面色深沉如水。看着沈筠衣衫里嫩白的肌肤,若隐若现的胸乳,想到这是人来人往的走廊,他心里有点火气,将沈筠用力搂紧。

    浑圆挺翘的胸脯一下子顶在他胸膛上,软嫩无比。

    “五爷,如此着急是为何?”沈筠还在调戏秦淮的路上越走越远,没发现秦淮眼底的炙热。

    秦淮没回答,先用钥匙开了门,迅速带着沈筠隐没在门后,咔哒反锁。

    正是月黑风高,海风呼啸之际,室内没有一丝光亮。

    万籁俱寂,呼吸声顿时被放大无数倍。

    沈筠脑袋靠在秦淮肩上,耳畔落了男人呼吸的热气,声音悠远撩人,“着急着干你……”

    作者的话:嘿嘿(º﹃º ),要吃肉肉了

    沈筠:五爷~(⑉°з°)-♡

    秦淮:趴下,跪好。

    七、一城烟雨一世情(24)水乳< 【快穿】色气满满 ( 檀生 ) | popo原創市集

    来源网址:

    七、一城烟雨一世情(24)水乳

       

    所有的调戏都要付出代价。

    尤其是在秦淮身上。

    “五…唔…”炙热的火舌不给沈筠喘息的时间,将她吞没,热烈的与她交缠。

    秦淮的气息霸道猛烈的席卷而来,吸食着她的神魂,拨动她浮动的心绪。

    后背一只温热大掌四处游离,顺着她的脊背一点一点向下,没入旗袍里。

    黑暗里,失去了视觉,听觉和触觉变得敏感。

    秦淮的手掌摩挲着沈筠的大腿,光滑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指尖往腿间深处游动,碰到一层薄薄布料。指腹往中心揉了一下,顿时感觉那处湿了一块。

    “小东西,还敢作怪吗?”

    秦淮轻轻揉着,沈筠弯曲着身子,身子不停蠕动,隔靴搔痒的爱抚让她浑身难受。

    “五爷…”她委屈的咬着唇,隐忍着不让呻吟溢出。

    “嗯?”秦淮揉着揉着,手心一片滑溜,他低声轻笑,沈筠羞耻的先找个地洞钻进去,身体没出息的让她想哭。

    “求您不要戏弄我了。”沈筠贴着秦淮的胸膛磨蹭着。

    “把衣服解开,我要吃你的奶。”秦淮依偎在她耳边说道。

    沈筠呼吸一滞,颤颤巍巍的解着盘扣,心脏跳得越来越快。

    当她的胸乳暴露在空气中时,鸡皮疙瘩顿时爬满她的手臂,沈筠一阵口干舌燥,“五爷,好了。”

    “挺胸,自己把奶喂给我吃。”秦淮下着命令,手指拨开小布料,摸到了软热的贝肉。

    沈筠头皮一阵发麻,抵抗不了内心的渴望,主动捧起乳球往秦淮嘴里送。只是黑灯瞎火,什么都看不见,直接将秦淮的脸塞进她的胸脯之间。

    热气在胸脯间蕴荡开来,烫得沈筠脊背一阵麻酥酥,挺直了腰身,将胸乳送的更近了。

    “呵呵,不要急。”

    秦淮将脸从柔软的乳房里摘出来,一手握着一只乳儿把玩,而后低头亲吻被冷落的另一只乳球。围绕着乳头留下一个个湿嗒嗒的热吻。

    黑暗中看不见乳晕上亮泽的水光,温热的水渍没一会变得凉薄,沈筠只觉得乳尖拔凉拔凉。

    “冷…五爷,我冷…”

    沈筠难受的呓语,双手抱着秦淮的脑袋,十指穿梭在他的发丝中,忍着没用力媾下去。

    “冷?哪里冷?你这里可是热的要将我的手指融化了。”

    秦淮的手指揉搓着嫩滑的贝肉,滑过一根根小耻毛,刺刺扎扎,蹭着他的手掌。

    隐藏在两瓣贝肉间娇羞的肉缝,小嘴正吐露着暖流蜜液,绵绵不绝,濡湿了他的手掌心。

    身体诚实的反应扯下了她的遮羞布,沈筠在黑暗中氤氲了满脸红颊。被秦淮占了主导权,让她想要又羞于启齿。

    “五爷,别戏弄我了。”

    沈筠不自觉手上用了里,媾得秦淮头皮一紧,他嘴上顿时也用了力,牙齿咬了咬肿胀的乳头,让沈筠呻吟出声。

    “啊啊啊——疼啊,五爷,轻点……”丝丝刺痛后是令人颤栗的快感,腰间酥酥麻麻,小腹热流涌动,狭窄干涩的阴道霎时间湿润松软,渴求着东西安慰它的空虚。

    秦淮吮吸着乳肉,舌尖来回挑逗充血的乳尖,嘴巴用力一嘬,暧昧的水渍声层峦起伏。

    “嗯…嗯哼…”沈筠半张着嘴,胸脯不由自主的往秦淮嘴里送,双腿欲求不满的扭动摩擦,恨不得将秦淮的手掌永远夹在两腿中央,以求舒缓欲望,慰藉心神。

    狠狠嘬吸了一番乳肉,留下圈圈牙印,秦淮方才心满意足的松了口。抬头摸了摸沈筠的脸颊,入手之处热气腾腾。

    “害羞了?”秦淮手掌捞过她的后脑勺,往前一凑,柔情四溢的轻吻。

    沈筠脸热得脑子都要短裤,大半个身体依偎在秦淮怀抱里,断断续续呻吟不回话。

    秦淮低笑一声,手指头便顺着热液戳进了紧窄的蜜穴里。

    沈筠湿的让秦淮不费吹灰之力将中指送进她的体内,修长的手指不安好心的四处扣扣挖挖,戳戳刺刺。

    “啊…嗯…五爷,不要……”沈筠攀着秦淮的肩,身体不自觉地缩进。

    “不要吗?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现在怕…也来不及了。”秦淮在她耳边低语,语气里有点坏心眼。

    中指插在水淋淋的肉穴里,发出啾啾啾的水声,传进耳朵里,旖旎丛生。沈筠猫着身子,小腹微缩,阵阵痉挛,细碎呻吟。

    秦淮做事向来很有章法,眼看着沈筠就要受不住了,立刻“好心”的抽出了手指,换上蓄势待发的肉具。

    火热滚烫的阳具哧溜的钻进肉洞里,龟头进到一半便被弹性十足的肠壁挤压,似要将这不速之客赶出去。

    在性事上,秦淮就不是个会怜香惜玉的主,感受到压迫,当即鼠蹊部猛然往前一顶,硕大的龟头一下子冲破了束缚,往深处顶了进去。

    深入骨髓的快慰油然而生。

    作者的话:作者君决定500珍珠,点亮一颗小星星后就加更两章。当然,不是同一天更啦|ω・)

    七、一城烟雨一世情(25)缱绻 < 【快穿】色气满满 ( 檀生 ) | popo原創市集

    来源网址:

    七、一城烟雨一世情(25)缱绻

    “啊,五爷…好大啊…秦淮…嗯…好涨…我难受,秦淮…”

    粗大的异物将小腹塞得满当当,沈筠顿时觉得自己像个怀胎多月的孕妇,不自觉抚摸凸起的腹部,勾勒出肉棒的形状大小。

    她张大了腿,另一手摸着露在阴穴外的一小截肉具,还有两颗分量十足的大卵蛋。

    柔荑轻抚,刺激了秦淮的忍耐力。他狠狠吻住沈筠,与她唇舌纠缠,双手掐着她浑圆挺翘的的肉臀,十指深深陷在软肉里头,掌控着她的下体。

    “呼,你这么会吸,是想让我早泄吗。”秦淮呼着气,仅靠精壮的腰身和粗长的肉棒,不停耸动顶胯,就让沈筠欲仙欲死。

    沈筠嘤嘤呻吟,眼眶湿润,身体被撞得如同抖筛糠似的波浪起伏。

    “轻点…呃啊…秦淮…五爷…嗯啊…嗯…”如此说着,小腹却是缩得更紧了些,夹着肉棒不让它离开。

    “嘶……”秦淮半阖着眼,动作越发大开大合,沈筠的屁股上上下下,激烈的动作让秦淮身下的轮椅都往后滑了几下,抵在门上,顿时一阵木门发出惨烈的声响。

    石磊手在距离门板咫尺之隔的地方僵着,他回头和吴叔四目相对,眼里俱是闪过尴尬,随后两人心照不宣的一道离开。

    五爷的门似乎要再加固一些了。

    其他人还是住的再远一些比较方便。

    ……

    “五爷,外头有人……”显然石磊和吴叔放轻了脚步后,还是发出了声响。沈筠条件反射缩紧了身体,进入防备的姿态。

    “松点……人已经走了。”肉穴骤缩,将肉棒来回挤压,紧得有些过分,甚至疼痛。

    “都言男人嫌女人松,五爷你倒好,天天叫我松点松点,日后我这小妹妹真的松了,怕你就不喜欢了。”

    沈筠指尖点了点秦淮的胸膛,不无调侃。

    秦淮低笑几声,下体用力狠狠撞了几下,沈筠瞬时身子一软。

    “不想被操坏了,就放轻松点。”

    再多话也比不过实际行动。

    就着两人相连的姿势,秦淮转动了轮椅。虽舍不得,还是先短暂将沈筠抱起到床上去。

    肉穴离开肉棒的瞬间恋恋不舍的发出“吧唧”声,沈筠衣不蔽体的在床上滚了一小圈,赤裸的下体处热流直流。

    乌云离去,静谧月光重现,落在床上,让秦淮眼前清明了几分。

    就见身材窈窕的美颜女子,罗衫轻解,酥胸裸露,面若桃红,气丝游离,一副被人狠狠蹂躏后,楚楚可怜的模样。

    颓唐之美,动人如斯。

    秦淮唯一暴露在空气中的下体,与他清隽的容貌不同,愈发狰狞可怖了。上面青筋缭绕,热气蒸腾,高耸硬挺,让人多看一眼都会觉得心悸。

    一切进展的水到渠成,秦淮上了床后,仰躺在下,扶着沈筠,让她撑开自己的肉穴坐在肉棒上。

    “唔……”再次重合在一起的感觉比一开始要自然的多。

    沈筠束发的玉簪滑落,乌黑长发飘散,一起一落,随风摆动。

    私处“咕叽咕叽”的声音与沈筠的低喘相互辉映,在秦淮面前勾勒出一副美景。

    他喉结涌动,难以言喻的快感自下而上涌来,臀部动作不自觉加快,肉棒摩擦着炙热的穴道,卵蛋啪啪啪的打在会阴处。

    沈筠不得不俯下身,双手撑在床上,十指攥着床单,汗水濡湿了她的鬓发,给她渡上一层莹泽水光。

    “啊…”细碎的呻吟声跌宕起伏,沈筠眉头轻蹙,体内肉柱猛然涨大而后喷出汩汩浓精后,归于平静。

    秦淮捞过她的额头轻吻,无声胜有声,让她一颗心宛如泡在蜜罐中。

    无言的满足。

    两人身上汗水淋漓,久了变得粘稠。沈筠缓和过来去打了水给秦淮清理,而后才进去浴室洗澡。

    秦淮会痛恨自己残疾的时间不多,但每次和沈筠上床,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糟糕透了。

    身体上大致能够满足,但还不够,若是他有健康的身躯,定能将沈筠折腾的下不了地。而不是性爱之后,由她来清理两人身体的狼藉。

    实在失败。

    也许老爷子的建议他该考虑考虑了。

    作者的话:

    大家国庆节快乐哇(✪▽✪)~

    国庆要出门这个加更时间不定。摸摸扎~

    七、一城烟雨一世情(26)诡事 < 【快穿】色气满满 ( 檀生 ) | popo原創市集

    来源网址:

    七、一城烟雨一世情(26)诡事

    秦淮虽然双腿残废,但一点也不影响他胯下雄风。

    上半夜耳鬓厮磨后,本该相拥而眠。只是深更半夜之时,体内热气蒸腾,让秦淮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一旁的沈筠睡容恬淡,安静祥和。

    秦淮支起头,静静看了她一会儿,起了折腾她的念头。

    沈筠睡的正沉,忽然身上一凉,紧接着背后贴上火热。不多时,饱经摧残后正在恢复的小穴里多了一根粗大硬物。

    “嗯……”她睡的迷糊,身体被撞得摇摇晃晃。

    私处咕咕叽咕作响,沈筠勉强睁开一点眼睛。眼前黑灯瞎火,什么都看不见,耳朵里是男人沉闷的呼吸。

    “别…我好累…”沈筠抬起手软绵绵的打了下搂着她腰的手臂。

    这轻飘飘的“抚摸”更像是挑逗,让秦淮越战越勇,胯间用力将精神饱满的肉刃送到深处,让沈筠蜷着身子微微痉挛。

    “真湿。”秦淮顶着她屁股,喟叹一声。

    层层叠叠的媚肉紧紧吸附在肉柱上,不停吮吸着硕大的龟头,粗壮的肉棒。花穴深处泛着热液,浇灌在肉柱上,舒服的秦淮半阖着眼回味。

    沈筠身子酸软的厉害,前半夜剧烈运动后,早就消耗了大半气力。她张着嘴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低低呻吟延绵不绝溢出。

    好在秦淮不是存心要折腾她,沈筠察觉着她快感急上,高潮即将来临之际。秦淮也抱着她猛然发力,肉棒如打桩机一般快速抽插,伴随着沈筠长长的娇喘声中,秦淮低吼一声在她体内射出浓稠。

    事后,两人抱着温存。

    沈筠依旧困得眼皮耷拉,秦淮发泄过后反倒神采奕奕。

    他温柔的吻着她的脖颈,双手不轻不重揉着她腰间软肉,疲软的肉棒塞在肉穴里没出来。

    “睡吧,睡醒了在清理。”

    沈筠迷迷蒙蒙听到秦淮的话,在黑暗中点点头,放下心闭上眼帘,转头睡去。

    晨光微熹,曙光破晓。

    沈筠疲惫地睁开一只眼,一丝亮光透过窗帘缝隙落进房间内。

    她吸了吸鼻子,满是浓重的麝香味,忍不皱了眉。后半夜迷乱的记忆回归巢穴,让她缓和了片刻。

    秦淮有点洁癖,所以每次她才会在性事之后拖着酸软的身体去打水来,给两人做简单的清理。

    身后男人呼吸匀称,睡得正熟。秦淮难得睡得如此安稳,沈筠不忍吵醒他,便慢慢挪开了身体,小心将还在她私处的肉棒弄了出去。

    没了堵塞,穴口因长久被撑开暂时合拢不上,里头浊液汩汩争先恐后流出。沈筠撑着床沿一下地,白浊顿时哗啦啦的滴在地板上。

    她披上长衣,想倒热水清理一下私处,才发现昨晚用光了。

    没办法,这天蒙蒙亮的时候,不好叫人。她也舍不得弄醒秦淮,只好咬着牙提着热水瓶出门。

    热水供应处在锅炉房附近,沈筠一路上没遇到一个人,暖黄廊灯常亮,照亮她前进的步伐。

    靠近锅炉房,就能听见不远处蒸汽房机器巨大的运作声咚咚咚透过铁门露出。

    沈筠接着热水,困得哈欠连天。

    恰在这时,有轻微的脚步声逼近。她遂关了热水,躲到热水台后去。

    她穿着睡袍,面容憔悴,不适合见其他人。

    想着来人马上就能走,沈筠蹲在后头,用手拄着下巴打盹。

    “事情办的怎么样?”陌生男人的声音响起。

    “失败了。”另一个男人说道。

    “废物,这点事都办不好!”男人有点气急败坏。

    “大公子,小的已经派了好多人,谁知道那秦淮没一个看上的,外界不是都传秦五爷不止伤了双腿,那地方也不中用了。我觉得这事没准是真的。”

    原本打算左耳进右耳出的沈筠,在听到秦淮二字时顿时来了精神,竖起耳朵认真的听。

    “哼,即便他那根东西不行了,难道他还不会玩女人吗?那个什么沈家小姐不就爬上他的床了!”

    “大公子,小的也不知道那个沈家小姐怎么回事。先前派人故意漏了风声,让她进了全是妓女情妇的昌荣馆,谁知道清高的沈公明生了这么不知羞耻的女儿,小的也没办法啊。”

    沈筠听得一阵额头狂跳,感情是这人搞得鬼。

    “废物就是废物。实在不行就控制住陈莉绒那个女人,即使秦淮不喜欢,这人也是他大哥的小老婆,他不会下手弄死她的。”

    “是,小的知道了。”

    “宁城快到了,事情准备好了没有?”

    “嘿嘿嘿,大公子放心,这次保证让姓秦的有来无回。”

    “做事干净点,被人发现了也不要打草惊蛇,出了事全推到周家头上去。正好陈莉绒和周七曜走的近,不要露了马脚。”

    “小的一定办好。”

    “嗯,等我将这秦家吞下了,少不了你好处。”

    “多谢大公子提拔。”

    脚步声远处后,沈筠没有立刻出去。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又有人回来了。那人停在热水台前,嘀咕了一句:“睡的热水瓶……”

    是那个小厮。

    又过了一会儿,那人大约是没发现什么,迅速走人。

    沈筠这一蹲,蹲到她双腿失去知觉,打着哆嗦起身后,她小心翼翼的走回前头。

    注视了一会儿热水瓶,上面没有任何标识,胜在图案精致。

    沈筠视线落在银白色瓶口的一点红痕,原本这里空无一物。

    她没有去碰,而是确认无人后转身就走。

    大公子是谁?

    周家,凌家,莫家都有大少爷,大公子,是谁按耐不住要对秦淮下手了。

    作者的话:国庆即将结束,希望你们过得开森。

    七、一城烟雨一世情(27)误区 < 【快穿】色气满满 ( 檀生 ) | popo原創市集

    来源网址:

    七、一城烟雨一世情(27)误区

    沈筠回到房间时,秦淮已经醒了,他倚在床头,见她略显慌乱,问道:“怎么了?”

    沈筠表情有些苍白,因为回来的匆忙,额头布满汗珠,喘着粗气三两步扑到床上抱住秦淮。

    “呵呵。”秦淮抚摸着她后脑勺的发丝,安抚了她七上八下的心情。

    感受着秦淮温热的躯体,沈筠慢慢放下心来。

    至少人还没死。

    “发生什么事情了?”秦淮问。

    沈筠歪着头看窗外海景,词不达意,“在过几日到会到宁城呢?”

    “约莫两三日。”秦淮说。

    “好快。”沈筠不自觉抓紧了被单,目光悠远。

    “让您担心了吧。刚才遇见了几只老鼠,瘦了点惊吓。在您身边好多了。”沈筠蹭了蹭秦淮的腰身,俏皮又娇柔。

    “没事就好。”秦淮不紧不慢抚摸着她的发丝,记忆深处一晃而过沈筠拿着扫帚将一只老鼠拍飞的画面。

    这小小的插曲并未引起什么波动。

    游园船上最热闹的还属,齐正厅搭了戏台子,请了名角儿来唱曲。

    这四大家族的人个个都爱附庸风雅,这戏还未开场,这齐正厅里就人头攒动。沈筠跟着秦淮才勉强得了个位置,吴叔和石磊都只能站在一旁候命。

    “喜欢听什么,可以点一曲。”秦淮拿了个小册子放在沈筠手里。

    “我哪会听戏,还是五爷点吧,我只要瞧着您就心满意足了。”沈筠说着将戏本子塞回去。

    秦淮也不为难她,品着茶看手头上的小册子,安静的与周遭格格不入。

    与他不同,沈筠飞快的扫过周围的三大家族。让她皱眉的是,这三个家族的大少爷们都不在。

    待到锣鼓声响,花旦水袖一甩,提嗓开唱,这厢才有几人不疾不徐的入座。

    首先是与秦家交好的莫家大少爷,莫怀礼。

    他一身书香卷气,温文有礼,不作声息的落座。一抬头见沈筠正看着她,随即轻微颔首,向她示意。

    沈筠也点了点头,而后转过脸去。

    啧,什么都看不出来…

    第二个出现的是向来与秦家不对付的周家大少爷,周一昇。

    不愧是周七曜的嫡亲哥哥,一脸纨绔的富豪子弟模样,带着点桀骜不驯的神采,漫不经心的落座。

    见沈筠在看她,随即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又带着一点点讥讽和轻蔑。

    啧,让人不舒服的家伙。

    最后一个出现的与秦家井水不犯河水的凌家大少爷,凌閲。

    这人的表现就有点微妙了。沈筠方才瞥过眼去,正好与他四目相对。结果这人“嗖”的一下,立刻侧头,眼睛躲躲闪闪,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

    难道是他吗?只是这行为怎么都像是偷看了小姑娘洗澡后,无颜面对而感到羞囧。

    “沈筠。”秦淮将她的小动作尽收眼底,见她一直与其他人“眉来眼去”,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五爷,什么事?”沈筠问道。

    秦淮示意她靠近一点,沈筠狐疑的将头靠过去后,就听见男人声音低低,“他们有那么好看吗?”

    热气呼得一下全喷在她耳根上,喷得她身体一个激灵,头皮发麻。

    “五…爷……!”她捂着耳朵有些羞恼。

    “如何?”秦淮难得有点泼皮无赖的样子。

    “您可别乱吃醋了。”她无奈道。

    “……”秦淮清了下嗓子,“我…并未吃醋。”说着有点不自然的揉了下鼻子。

    “五爷,您等下帮我一个忙。只要让其他家族的大少爷们说一句话就可以了,具体做什么我现在还不能告诉您。”沈筠略有些忐忑。

    秦淮思忖了会,手指动了动,让石磊附耳过来,说了些话。声音很小,小的沈筠一句都没听清。

    石磊听完后,飞快钻进人群不见。

    过了一会儿,后面人群涌动,一个钱袋子忽然从天而降落到了最前头,正好掉在几个大少爷和秦淮面前的地毯上。

    沈筠差点要鼓掌叫一声好。这准头可以啊。

    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还是由辈分最高的秦淮先发话。“谁家的钱袋子掉了。”

    简单明快的让几个大少爷的随从上前查看,不知何时回来的石磊也假惺惺上去看了两眼。

    结果显而易见,这不知从哪飞来的钱袋子,哪是那么好认得。

    “非是我莫家的。”莫怀礼说。

    “也不是我凌家的。”凌閲跟着说道。

    周一昇冷哼一声,不屑的开口,“这什么破烂货,当然不是我周……”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家夫人的钱袋刚被人扒了去,好似落了进来。”

    恰在周一昇话未说完之际,一个声音突兀的插进来,搅了原本平静的氛围,也搅得沈筠内心翻江倒海。

    错了,她错了。

    谁说大公子一定就是正儿八经的大少爷。她所寻觅的大公子非是在座的三位大少爷,而竟是这半路杀出的程咬金。

    周家私生子里的老大,某种意义上,也的确算得上是“大公子”了。  -

章节目录

【快穿】色气满满 (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龙腾小说城只为原作者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檀生并收藏【快穿】色气满满 (H)最新章节